第27章 情郎归来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作者:无名小生     书名:Omega的精分师尊[穿越]
    来时正是浅黄昏,寡情郎君夜更深;

    郎薄情妾意却浓,余温尚未消,奈何情郎已归去,独留妾身空悲泣……

    好吧,慕子修既不空、也不悲,更未曾为谁而哭泣。

    事实上,纵然他的‘情郎’已离去,纵然余温已散尽,慕子修仍旧喜不自禁——瞧那满脸痴痴傻笑便可知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真的好强啊!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,慕子修满脸惊喜。

    北辰剑尊不仅‘火力’凶猛,就连家伙也不比厄尊差!

    当然了,比起邪魅放浪的厄尊,冷傲剑尊在床榻上,自然没有那么多花样儿。

    花样虽少,激情却不减毫分。

    再加上慕子修一片痴心与浓浓爱意,两相加成下,此次欢愉堪称‘登峰造极’,远胜上次百倍、千倍。

    与厄尊交蚺,慕子修更多是形势所迫。且他当时浑浑噩噩,虽也享受过、沉醉过,可清醒之后,更多的还是恐惧与羞愧。

    尤其是,自怀孕至今,洛北辰对他堪称有求必应。不仅答允退婚之事,更让他远离是非之地,在这鸟语花香的青山绿水处安心养胎。且洛北辰从未追问过孩子父亲是谁,仅这一点便足以另慕子修感激乃至羞愧了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得偿所愿,终于把自己彻彻底底交予师尊,慕子修怎能不开心,怎能不满足?

    纵然洛北辰悄无声息的离去,让他稍显失落,但很快便被欣喜所替代——总结开来四个字: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脑海中一遍遍重放着昨晚点点滴滴,慕子修恨不得把洛北辰每一寸肌理、每一个动作、每一处细节,都印在灵魂、刻在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傻笑连连,明明累的要命,慕子修仍不肯睡去,生怕一觉醒来一切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房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面带尴尬的云天阳。

    然而,一脸痴呆相的慕子修,直至云天阳走近并轻咳几声后,才堪堪回神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?怎么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慕子修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云天阳无语,“不是我还能是谁?师尊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脸上潮红尚未消散,慕子修眼神又迷离了。

    知道小师弟的厉害,云天阳哪敢靠近?深深凝望片刻,他神色越来越复杂……

    为时刻确保慕子修与胎儿的安全,云天阳便住在慕子修隔壁。他每日睡的极轻,慕子修这里但凡有丝毫动静,都能第一时间发现。

    昨晚慕子修翻来覆去难以入眠,云天阳自然能察觉到。只不过,还未等他推门而入呢,洛北辰便来了。

    有师尊在,云天阳哪敢冒然闯入?然而,他还是放心的太早了。

    慕子修不懂事便罢,没想到连师尊也……小师弟身怀六甲,哪里经得起那档子事?子修不懂事,师尊您也不懂事吗?

    当然了,更让云天阳震惊乃至惊慌的是,洛北辰竟然没有拒绝!

    别人分辨不出,云天阳岂能不知昨晚那人到底是厄尊,还是北辰剑尊?

    自百年前,洛北辰斩七情断六欲,莫说情欲了,甚至连较大的情绪波动都很少产生。正因此,洛北辰的剑心才十分稳固;也正因此,才成就了万年来,唯一一位绝世剑尊。

    如今随随便便就被慕子修挑起了欲.望,甚至连抵抗都没有,便顺势而为与慕子修……这代表着什么?

    云天阳不敢细想。

    昨晚隔壁的‘噪音’持续整整一整夜,云天阳也跟着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咳咳,向来严于律己的他自然没有偷窥的示好。之所以未睡,一方面‘动静太大’实在睡不着,但更多的则是担忧。

    既担忧慕子修肚子里的孩子,又担忧洛北辰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沉醉,不知悔改的小师弟,云天阳再也忍不住,开口训诫道:“子修,我知晓你对师尊的一片情意,可如今你身怀六甲,怎可如此不知轻重,如此乱来?好在胎儿无事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大师兄您别啰嗦啦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心中有数,不会出事的!”

    心中有数个鬼!

    自打慕子修怀孕,云天阳便日日殚精竭虑,比慕子修本人都紧张。尤其是他亲自照料的这一个月,慕子修的‘信用值’,在他这儿早就变成负数了。

    信誓旦旦说完,慕子修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——他可是即将结丹的修士啊,可见昨晚战斗有多‘激烈’。

    见此,本想继续劝诫的云天阳不得不住口,示意慕子修好好休息后,便无奈的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春.心荡漾,今日的慕子修好梦连连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因何缘故,自打那晚与慕子修一夜缠绵后,接连数日里,洛北辰一次都未出现,甚至连偷偷探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洛北辰未来,慕子修心情自然不会好。

    有了那晚经历,‘欲求不满’的慕子修,真恨不得日日与剑尊大人缠绵一处。毕竟是吃过螃蟹的人,如今连虾米壳都没有了,慕子修能高兴才怪。

    郁郁寡欢的慕子修还没如何呢,云天阳却坐不住了——心情郁结,对安胎大大不利啊!

    照顾慕子修日常起居他信手拈来,可逗慕子修开心,却真难为云天阳了。

    就在云天阳犹豫着要不要回一趟藏剑锋,把师尊请来时,‘洛北辰’终于归来了……

    白衣银发,冷艳孤傲;

    这样的绝世剑尊,神仙见了都要动凡心。

    慕子修惊喜,云天阳惊慌,清枫与紫珍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然而,四人无论是谁,哪怕惊喜连连的慕子修,此刻心中也不禁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概因重新归来的‘洛北辰’,身上气压着实低了些。

    愤怒、不满,甚至还带着一丢丢的……吃醋?

    慕子修被‘洛北辰’冰冷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,心中更是疑惑丛生。

    师尊怎么了?

    几日前他们才温存蜜语、水乳交融,再次相见,理应浓情蜜意,小别胜新婚才对啊!

    为何师尊看向自己的眼神如此的……嗯,诡异?

    错觉!

    对,一定是错觉!

    慕子修如此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“师尊,近日您怎得都未来看我?”抱怨中透着撒娇,慕子修轻抚摸鼓起的腹部,美目流盼道,“您几日未来,他更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嘴角微抽,‘洛北辰’狠狠磨牙。

    能不气吗?

    他才离开多久,回来就被‘绿’了!

    虽说绿他的人也是他自己,但‘洛北辰’……好吧,厄尊大人仍旧气不过。

    这个没良心的小家伙,当真该打!

    眼瞅着慕子修一脸期盼的‘浪荡’姿态,气不过的厄尊大人,真恨不得扒.掉他的裤子,狠狠赏他几巴掌。

    脑海中闪过某个来时便酝酿好的计划,厄尊神情微动,促狭道:“呵呵,是吗?本尊也着实想他呢!”

    如此明显的一语双关,慕子修岂能听不出?

    不可思议的抬起头,慕子修满脸惊喜:冷师尊终于开窍啦!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那还等什么?

    话未说完,厄尊便紧紧抓住慕子修的手。

    两人携手朝内屋走去的同时,‘洛北辰’冷冷扫了眼一旁噤若寒蝉的清枫与紫珍,意味不甚明了。

    “等,等等!”

    这时候还敢发声的,只有云天阳了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无论怎么看都与藏剑锋那位毫无差别,但深知其中奥妙的云天阳,仍旧一眼认出其真实身份——厄尊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,但厄尊的突然归来,仍旧让云天阳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师…尊,子修怀有身孕,您看……”云天阳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“哼!本尊行事自有分寸,还轮不到你来置喙!”

    言罢,厄尊当即带着一脸茫然的慕子修走入内室。

    直至两人离开,清枫才大喘口气,继而疑惑道:“大师兄,您看?”

    清枫虽也是知情者,但他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,自然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眼底闪过一抹挣扎,云天阳十分纠结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来人是厄尊,但厄尊同样也是洛北辰。更可况,慕子修怀着可是他的孩子,厄尊应该知道轻重吧?

    眼下厄尊已回归,他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云天阳还是决定暂时留下。

    即便真要走,至少也要跟小师弟告个别才是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慕子修与化身北辰剑尊的厄尊大人走入内室后,毫不停留,直奔卧房而去。

    越接近卧房,慕子修心中疑惑越重。

    师尊如此主动,他理应开心才是,可不知怎的,他总觉得今日的师尊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云天阳的态度,明显与往日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还有,即便师尊真想做,未免也……太急了些吧?

    疑惑归疑惑,慕子修仍旧欣喜非常;不过嘛,身为‘弱势’一方,某些场面话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师尊,天色尚早,青天白日的……不大好吧?”

    独坐床头,慕子修一脸羞涩。

    厄尊心中冷笑:一见本尊便迫不及待的勾引,现在反而装起贞洁了?

    “噢?哪里不好?”

    言罢,厄尊嘴角翘起一丝弧度的同时,左手轻轻放在慕子修隆起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为了‘讨好’厄尊,肚子里的小家伙儿,十分配合的踢了慕子修一脚。

    “是个顽皮的。”

    嘴角不自觉越翘越高,揶揄道:“但愿将来莫要随你。”

    慕子修嗔怒,可不待他说什么,厄尊又关心道:“本尊观你眼角乌青,想来近日都没睡好吧?”

    慕子修一撇嘴:什么原因您还不清楚吗?

    仿若并未读懂慕子修幽怨眼神,厄尊断然道:“定是肚子里那小家伙儿闹得。既如此,本尊便陪你休憩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言罢,厄尊站起身来,当着慕子修面,大大方方解开外衣。

    脱到仅剩最后一件亵衣时,厄尊不再继续,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子修。

    美色当前,且还是心心念念之人,慕子修哪儿还有心思关注其他?直吞口水的同时,丝毫没有察觉到厄尊露出的破绽。

    美目流转,慕子修竟不自觉的释放出信息素。

    “师尊,您……”

    妖孽!

    巨龙隐有抬头之势,差点儿把持不住的厄尊深吸口气,一个转身便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躺下入睡吧!”

    睡觉?!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儿,您说睡觉?

    慕子修瞪大双眼,不可思议的看着重新恢复冷淡的‘洛北辰’——您是柳下惠吗?

    还是说,经过那晚之后,身子被掏空了?

    看着一脸欲求不满的慕子修,厄尊大人终于满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嘛,这才刚刚开始,‘好戏’还在后头!

    厄尊眼底闪过阴险光芒……

    在得知自己被‘绿’的时候,厄尊便酝酿着一出大戏,‘惩戒’慕子修的大戏。

    眼下不过刚刚开头儿,他自然不会轻易绕过慕子修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所勾勒的大戏,能不能按照预期剧本上演,真不一定由他说了算!

    毕竟,那个身怀‘龙种’的星种omega,也不是吃素长大的。莫到最后,强.奸不成反被上,厄尊大人赔了夫人又折‘精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