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云诡谲 第五章:看尽人间兴废事

类别:武侠修真       作者:青衫也如故     书名:至尊问道
    丹阳城,同福客栈。

    “小冬子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沛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没有了往日的嬉闹,神情无比的认真。

    冬至有些讶异,在冬至看来,沛祺不会挑明的这么快,虽然有些惊讶,但冬至也没有掖着藏着,而是直接告诉了沛祺:

    “归元之子啊!”

    沛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冬至说的简直是废话。他是归元之子的事,乔治早就告诉了自己。

    沛祺真正想知道的是,冬至究竟是‘谁’?

    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,这很正常。毕竟人都有十四五岁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位众山小之境的修士,这也很正常。毕竟很多修士可以修炼到这个境界。

    一位清宁道天的归元之子,这也算正常。毕竟一方道天之总会出现一名归元之子。

    可是,在沛祺看来,这样都在一个人身上出现,那就真特么的有点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即便归元之子比较特异,气运盖世,让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修炼到了众山小之境。修为能提高,可眼界是怎么提高的?一个灵境的修士,一眼就能把自己这个仙境顶峰的修士看穿?

    然而冬至好像看出了沛祺的意思,不咸不淡的又来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生来平庸,但无需道歉。”

    沛祺觉得自己初入仙境凝练的道心,此时已经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老子平庸?在这方道天之,不胜寒巅境的修士绝不超过一双之数,而他沛祺就是其一个。

    结果说他平庸?还无需道歉?也是日了仙人板板了!

    “小冬子,你这样会没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冬至听了这话竟然沉默了好一会,这句话真的说到了冬至的心坎了。

    冬至的上一世,天资卓绝,凭借散修的身份,便能修行到‘负阴’的巅境,成为半步‘抱阳’之境的修士,若不是在‘魂劫’之身死道消,那如今即便是在清净道天,也能算是一方巨擎。

    而紫薇仙门的那名修士,天资也是极为不凡,不然在紫薇仙门这等存在了不知多久的宗门,也不会脱颖而出,成为归元之子,独享这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的气运功德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毫不相关的两个人的神魂,竟然在轮回路交织在一起,而且并非简单的两个神魂共生一体,而是你有我,我有你。一个神魂,两个意识。

    若不是最后‘幽皇’误打误撞的闯入了冬至如今的这副身体,冬至与紫薇仙门修士的神魂依然还纠缠在一起呢。

    冬至有时也在自我拷问,究竟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轮回路,负阴修士,清净、清宁两方道天。天地归元。

    种种普通修士万世都不可能遇到的事情,竟然被自己遇到了这么多,若是这背后没有某一个大能在推波助澜,冬至真的不信。

    冬至回过神来,看着正在端详自己的沛祺,忽然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随后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你徒弟的祖宗,你信吗?”

    沛祺被冬至说的一愣,等反应过来以后,却没有嘲讽冬至,而是有些迟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有点信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的就这样坐着,冬至看着窗外的天空,沛祺看着眼前的冬至。

    沛祺觉得自己太难了,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说是自己徒弟的祖宗,然后自己竟然还有点相信。

    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冬至你特么的倒是解释一下啊!为啥就可能是我徒弟的祖宗了?

    冬至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。但有的事情确实有些匪夷所思,即便是对于修士来说,也是有些难以接受,冬至只好换一种他认为更能让沛祺理解的说法:

    “我的这副身体,就像房子一样。旁人是一间房子,一个主人。可我是一间房子,两个主人。”

    沛祺有些反应不过来,有些迷茫的看着冬至。冬至的举例很好,但是他真的想不通,为啥冬至的房子有两个主人。

    冬至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去年冬至之前,一直是一个,傻子。”

    沛祺听了有些无语,第一次见人对自己有这么肯的评价,归元之子,果然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间房子的两个主人,又聋又瞎。但是却都知道对方的存在,但又找不到对方,我们就这样互相找,找了十余年,所以在外人来看,这副身体,始终浑浑噩噩,宛如傻子一般。”

    沛祺有些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冬至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,说道:

    “然后啊,然后你徒弟的祖宗也来到这间房子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能看到房间另一个主人,然后杀了他!”

    沛祺有些无语,这都是什么乱八糟的,但还是充满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再然后呢?”

    冬至有些唏嘘的回答道:

    “当另一个主人消失了,我就变成了房间唯一的主人,而且不聋也不瞎了。”

    沛祺已经猜到了故事的走向,但还是试探的问道:

    “然后你就把我徒弟的祖宗给杀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俩一起在房子里住了一段时间,他也算是房子的主人,所以我有一段时间的确能算是你徒弟的祖宗。后来他帮了我做了一件小事,我也帮他做了一件小事,不然你认为‘嗣天子’怎么会平白无故的给你。”

    沛祺这才明白,为何嗣天子在冬至的。沛祺一听还有这样的渊源,心倒是有一些舒缓,毕竟这也算是与冬至扯上了因果,日后也能得到冬至的拂照。

    沛祺谨慎的问道:

    “冬哥,那位祖宗是谁,能说不?”

    这一声冬哥,给冬至喊的有些哭笑不得。不得不说,沛祺这样的人,能修炼到这个境界,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。起码这一份溜须拍马的功夫,便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是周幽皇。”

    沛祺一听‘周幽皇’,下巴都被震的合不上了。要知道当年若不是周幽皇不知所踪,以大周天朝的底蕴来说,绝不会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沛祺连忙问道:

    “幽皇如今身在何处?他为何”

    沛祺忽然停了下来,脸上说不出的落寞。

    大周天朝。一统世间万载的无上天朝,就忽然间的没了。

    真的就是在一瞬间分崩离析,在沛祺的眼里真的很讽刺。旁人如今再看大周天朝,与沛祺看真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如今的世人,多半是怀念,欣赏。可在沛祺的眼,只有伤感。

    伤感的不是这个朝代,而是他的师尊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师尊是大周天朝的护道天师,说来怎么能不讽刺,护道天师还在,被护道的朝代却不在了。

    沛祺的师尊弥留之时曾跟沛祺说过,说自己能够遇到沛祺,也是他自己的缘分。

    自从大周分崩离析,自己便一直苟活于人世,自封气血万年,为的便是一个传承。

    苟是为了活着,但活着不是为了苟。既然活着的目的达到了,那就不需要苟下去了。

    冬至从未见过沛祺露出如此复杂的神情,但多半也能猜到沛祺在想什么,看着沛祺神情落寞,冬至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万载之前的事情,幽皇并没有告诉我。我遇到他的时候,他的肉身泯灭,只剩神魂。我虽然取了他的道果,但也将嗣天子送到了你们师徒的,而且给了你们更多。”

    沛祺神色复杂的看了冬至一眼,艰难的说了一声: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沛祺对大周天朝,并非有多么深厚的感情,反而对大周天朝的最后一位人皇‘周幽皇’有不少的怨恨。

    沛祺年幼时可以说是无数人眼的废物,即便是他的亲生父亲,对待沛祺也毫无怜爱。直到沛祺的师尊将沛祺收入门墙,教法门,点造化。沛祺师尊在弥留之时,仍然叮嘱沛祺,不要多生事端,早日跨过不胜寒,远离这块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可以说沛祺的师尊,既是恩师,也是慈父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位恩师慈父,却因为是大周天朝的护道天师,而遭到多方势力围杀,落得个凄惨下场,沛祺又怎么能够不怨恨周幽皇。

    可无论沛祺自己怎么想,他的师尊却从未流露出任何任何对大周天朝的不满,反而费尽心思的让沛祺去寻找大周天朝的龙子龙孙,想要尽到最后一分力。

    沛祺有时也想不到,当年的大周天朝究竟是个什么景象,就连自己眼如高山一般的师尊,也愿意为这个朝代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冬至见沛祺今日兴致着实不高,可自己也不知如何相劝,只好拍了拍沛祺的肩膀,走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在冬至离开后,沛祺更是显得落寞了许多。一个人坐在窗边不知在想什么,而窗外忽然传来了说书人的声音:

    “看尽人间兴废事,功过成败转眼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