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云诡谲 第五章:看尽人间兴废事(第1/2页)

类别:武侠修真       作者:青衫也如故     书名:至尊问道
    丹阳城,同福客栈。

    “小冬子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沛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没有了往日的嬉闹,神情无比的认真。

    冬至有些讶异,在冬至看来,沛祺不会挑明的这么快,虽然有些惊讶,但冬至也没有掖着藏着,而是直接告诉了沛祺:

    “归元之子啊!”

    沛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冬至说的简直是废话。他是归元之子的事,乔治早就告诉了自己。

    沛祺真正想知道的是,冬至究竟是‘谁’?

    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,这很正常。毕竟人都有十四五岁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位众山小之境的修士,这也很正常。毕竟很多修士可以修炼到这个境界。

    一位清宁道天的归元之子,这也算正常。毕竟一方道天之总会出现一名归元之子。

    可是,在沛祺看来,这样都在一个人身上出现,那就真特么的有点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即便归元之子比较特异,气运盖世,让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修炼到了众山小之境。修为能提高,可眼界是怎么提高的?一个灵境的修士,一眼就能把自己这个仙境顶峰的修士看穿?

    然而冬至好像看出了沛祺的意思,不咸不淡的又来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生来平庸,但无需道歉。”

    沛祺觉得自己初入仙境凝练的道心,此时已经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老子平庸?在这方道天之,不胜寒巅境的修士绝不超过一双之数,而他沛祺就是其一个。

    结果说他平庸?还无需道歉?也是日了仙人板板了!

    “小冬子,你这样会没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冬至听了这话竟然沉默了好一会,这句话真的说到了冬至的心坎了。

    冬至的上一世,天资卓绝,凭借散修的身份,便能修行到‘负阴’的巅境,成为半步‘抱阳’之境的修士,若不是在‘魂劫’之身死道消,那如今即便是在清净道天,也能算是一方巨擎。

    而紫薇仙门的那名修士,天资也是极为不凡,不然在紫薇仙门这等存在了不知多久的宗门,也不会脱颖而出,成为归元之子,独享这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的气运功德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毫不相关的两个人的神魂,竟然在轮回路交织在一起,而且并非简单的两个神魂共生一体,而是你有我,我有你。一个神魂,两个意识。

    若不是最后‘幽皇’误打误撞的闯入了冬至如今的这副身体,冬至与紫薇仙门修士的神魂依然还纠缠在一起呢。

    冬至有时也在自我拷问,究竟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轮回路,负阴修士,清净、清宁两方道天。天地归元。

    种种普通修士万世都不可能遇到的事情,竟然被自己遇到了这么多,若是这背后没有某一个大能在推波助澜,冬至真的不信。

    冬至回过神来,看着正在端详自己的沛祺,忽然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随后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你徒弟的祖宗,你信吗?”

    沛祺被冬至说的一愣,等反应过来以后,却没有嘲讽冬至,而是有些迟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有点信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的就这样坐着,冬至看着窗外的天空,沛祺看着眼前的冬至。

    沛祺觉得自己太难了,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说是自己徒弟的祖宗,然后自己竟然还有点相信。

    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冬至你特么的倒是解释一下啊!为啥就可能是我徒弟的祖宗了?

    冬至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。但有的事情确实有些匪夷所思,即便是对于修士来说,也是有些难以接受,冬至只好换一种他认为更能让沛祺理解的说法:

    “我的这副身体,就像房子一样。旁人是一间房子,一个主人。可我是一间房子,两个主人。”

    沛祺有些反应不过来,有些迷茫的看着冬至。冬至的举例很好,但是他真的想不通,为啥冬至的房子有两个主人。

    冬至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去年冬至之前,一直是一个,傻子。”

    沛祺听了有些无语,第一次见人对自己有这么肯的评价,归元之子,果然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间房子的两个主人,又聋又瞎。但是却都知道对方的存在,但又找不到对方,我们就这样互相找,找了十余年,所以在外人来看,这副身体,始终浑浑噩噩,宛如傻子一般。”

    沛祺有些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冬至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,说道:

    “然后啊,然后你徒弟的祖宗也来到这间房子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能看到房间另一个主人,然后杀了他!”

    沛祺有些无语,这都是什么乱八糟的,但还是充满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再然后呢?”

    冬至有些唏嘘的回答道:

    “当另一个主人消失了,我就变成了房间唯一的主人,而且不聋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