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

类别:都市言情       作者:凉小未凉     书名:田园小妻:暖婚有点甜
    嘴上说着一套,心里却在啧啧惊叹:之前一直听人说慕家的三小姐和当今皇后娘娘虽然是同母所生,但是二人性情大不相同。见过的人都说她性情温和,知书达理,是个贤妻良母的好苗子,连带她身边的丫鬟也是如此。可是今日一见,竟然完全不是这般!果然,人言不可尽信。

    不过,转念又一想:她是慕太师家的小姐,又是正妻嫡出,还有皇后娘娘这个珠玉在前,就算为人再温和,她的威慑力本来就该比一般人大些。更何况还遇上今天这等事,她若不这样,那便真的要一进门就被人踩在脚下,那以后日子岂不是更难过了?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是本小姐的大日子,本小姐心情好,不和你们计较,你们走吧,去找请个大夫给你家小姐瞧瞧是正经。”懒懒看看一动不动仿佛变身浮雕的新郎官,再看看被吓得魂不附体的两个小姑娘,心觉得着实无趣,新娘子撇开头,不耐烦的挥挥手,施恩似的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少夫人,多谢少夫人!”

    小丫鬟如蒙大赦,连忙爬起来,咚的磕了个响头就赶紧爬起来,噔噔噔跑出去了,不一会就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了没事了,小姐姑爷,吉时将过,你们快抓紧时间行完礼吧!要是吉时过了那可就不好了。”好不容易她们走了,扬起笑脸,喜娘再次走过来,干笑着打着圆场。

    新娘子仿佛没有听见,径自转向新郎官,淡声道:“你要是真舍不得你那两个表妹,那你现在就出去,我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小姐,你这是说什么话呢?少爷他也不是这么不识大局的人。今天可是你们的新婚之夜呢,他怎么可能弃你而去?少爷你说是不是?”听到这话,喜娘脸上的笑意一僵,赶紧拉着新郎官,故意大声道。

    顶着两只熊猫眼的新郎官看看新娘子,脸上闪过一抹惊恐,赶紧低下头,小声道:“我、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不是不想,是不敢啊!她的那句威胁还在耳边回响,她的招式他也已经领教过了,自己根本不是对手。现如今,他的眼睛已经废了,手也在一阵一阵的疼,可不想连腿也被打瘸!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小姐你看,姑爷他的心里还是你最重要。”连忙又笑了起来,喜娘连忙给夏荷秋蓉使个眼色,大家分别将他们扶回床前,急切的道,“你们快请坐,抓紧时间喝交杯酒吧!吉时可是眼看着就要过了呢!”

    新娘子依言坐下,抬眼看看新郎官,低声问:“你坐不坐?”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新郎官腿一软,便直接坐到了床沿上。

    端起丫头送上来的一杯酒,新娘子又道:“喝酒。”

    新郎官于是拿起自己的那杯,伸出手,和她手挽着手喝下。

    “礼成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他们都将杯的美酒饮尽,喜娘满脸堆笑,乐呵呵的道:“恭祝少爷少夫人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我们就先下去了,你们夫妻二人,**一刻值千金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打盆冷水来。”将手头的杯子放到一边,新娘子转向夏荷,沉声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夏荷,秋蓉,乃至喜娘和新郎官,四个人都被她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冷水……他们不由自主的开始往不好的地方想过去。

    “顺便再拿一盒活血化瘀的药膏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新娘子又吐出一句话,大家伙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哦,是。”夏荷秋蓉一同点头,转身和喜娘一道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井水和活血化瘀膏来了!”

    不一会,佟府的两个小厮分别端着一盆水和一只小瓷瓶走进门来,发现新娘子和新郎官还坐在床沿两相对望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回过头淡淡看了他们一眼,新娘子随手指向床头,淡声道:“东西放下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厮点头,将东西放下,便匆忙离去,给他们关好门。

    人走了,新娘子站起身,将毛巾在井水浸湿,然后转身对新郎官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新郎官立马双手抱胸,防备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新娘子斜他一眼,淡声道:“给你消肿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么好心?”狐疑的看着她,新郎官不信。

    新娘子冷笑:“你想以后半个月都顶着两只黑眼圈出去给人看,我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你来吧!”自己那双眼,不用照镜子都能知道有多悲惨,新郎官考虑一下,壮士扼腕般的放开手,抬起头,但还不忘补充一句,“不许打我!”

    新娘子轻笑:“我要打你,你拦得住吗?”

    新郎官一怔,垮下脸。

    懒得和他废话,新娘子拿着毛巾便伸过手,给他的双眼冷敷。

    “啊啊,疼!轻点!轻点!”才一碰到他的眼眶,新郎官就开始抓狂大叫。

    新娘子拿着毛巾的手在他眼窝上使劲的按几下,没好气的问:“你是男人吗?这点小伤痛都怕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疼啊!”新郎官连忙后退,咬紧牙关,泪花在眼眶里打转,可怜兮兮的道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鄙夷的轻叱一声,新娘子随便他叫唤去,干脆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,手上更用力的给他按来按去。

    “啊,疼啊!你轻点!轻点!啊!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哇啦哇啦的痛呼不绝于耳,可是没有英勇的公主前来拯救他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冰敷一会,给那两轮黑圈涂上药膏,大功告成!新娘子拍拍手,终于放开他,“今天到此为止,明天再给你热敷一下,再涂点药膏,三天之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听到这话,新郎官好了伤疤忘了疼,立马跳起来,捂着眼睛兴奋低叫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新娘子点点头,淡然道,便也站起来,打个哈欠,开始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新郎官又被眼前所见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连连后退好几步,两手死死护住胸前,他惊恐万状的问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新娘子道,将凤冠霞帔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新郎官颤抖。

    见状,新娘子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怕成这样干什么?一个大男人,你还怕我扑上去,把你强了不成?”随手把脱下来的喜服扔到他头上,她疲倦的道,“折腾了一天,时间不早了,你也洗洗睡吧!”

    就算要强他,也要等她有兴趣的时候嘛!现在她可没那个精力和心情。

    解下一身束缚,洗把脸,纵腿一跃,翻身尚床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舒服!

    不愧是天下首富的家里,这里的一切是精心打造的,连大床也不例外。床上的被褥等等也全都是上好的东西,一躺上去,便仿佛陷入了柔软的云朵之,软绵绵的,舒服极了,让她一身的疲惫消解大半。

    打个哈欠,她斜一眼那个还缩在墙角两手护胸防备的看着她的男人,淡声问:“你睡里边还是外边?”

    “里、里边。”手里还拿着她的喜服,新郎官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进去吧!”新娘子便道,侧身给他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新郎官愣了愣,傻傻看着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等着我把你扔上来?”斜眼看着他,新娘子冷冷一笑,当着他的面活动一下手腕,低声阴沉的问。

    新郎官一抖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赶紧便蹦过来,手脚并用的爬尚床,爬到最里边,拉上被子,把自己裹得紧紧的。途一不小心脚蹭到了她,他更是心都蹦到了嗓子眼,不过还好新娘子没有任何反应,他惴惴不安的小心肝才安稳一点。

    嗯,好了,一切终于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等到新郎官在自己身边躺好,新娘子欣慰的出了口气,便也拉过被子,闭上眼,很快便沉沉睡去了。

    侧耳听着身旁均匀的呼吸声,听了至少有一盏茶的功夫,确信她已经睡着了,新郎官才长舒口气。

    悄悄起身,握紧拳头,缓缓抬高,正要对准她的眼窝狠狠砸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收回手。不然,你打不打得到我先另说,若是你真动手了,我保证先前那两拳只是小意思,明天一早,当心你爹娘把眼珠子抠出来都认不出你这个儿子。”凉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,其的狠意让新郎官不寒而栗,高高举起的拳头自然松开了,慢慢放回到身侧。

    一瞬间又蜷缩成一团,看着缓缓睁开眼睛的新娘子,他忍不住失声低叫:“你不是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在等着你找到机会报复我。”新娘子道,明亮的双眸里看不出一点困意。

    新郎官瑟缩一下,脸色红横黄绿青蓝紫变换了个遍,最后变成一片白板。

    “如何?更恨我了是不是?”起身看着他,新娘子轻声问。

    新郎官小鸡啄米是的点头,然后愣一愣,赶紧死命摇头。

    新娘子笑了,伸手拍拍他细嫩的脸颊,淡声道:“呵呵,不用否认,其实你心里想的什么我都清楚。不过呢,这世上,恨我的人也不多你一个,以后也肯定会更多,我不介意。但是,你好歹也是我的相公,也算是我这辈子的倚靠,所以,你放心,只要你乖乖的,我一定会好好待你,不会对你太暴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心陡的一喜,新郎官抱着被子,可怜巴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但随即,他的心又是一震,纳闷得不行:自己方才这是什么表现?他是个男人!男人!

    立马丢开被子,沉下脸,冷声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新娘子看着他,淡淡一笑:“就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被她一眼一看,刚因为愤怒和震惊而硬起来的骨头瞬息又软了下去。新郎官低下头,小小声的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真乖。

    笑一笑,新娘子又倒回去,拉过被子盖好,舒服的闭上眼:“好了,时间真不早了,我要睡了,你也快睡吧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新郎官道,小心翼翼的抱着被子倒下去,闭上眼睛,委委屈屈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室的静谧。

    门外,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,烛光摇曳;月亮高高挂在天际,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棂透射进房内,落在这一对新人身上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原本睡去的男人突然睁开眼,坐起来了!

    垂下眼帘,就着月光打量着枕边的人儿,他的嘴角微微翘起,泛上一抹说不出味道的坏笑。

    “真凶。”轻轻吐出一个字,他的目光在女人脸上来回扫视几遍,又浅浅的笑了起来,“长得也不错啊,是个美人,比那个红梅什么的看着顺眼多了,这小子的眼睛长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说话时候,带动脸部的肌肉,顺便也扯上了连通眼部的某根神经,让他禁不住沉吟一声。抬手摸摸眼圈,又一阵闷闷的痛楚袭来,他低低一笑,轻轻摇头,“下手可真狠,一点情面也没留的。不过,女儿家,还是个大家闺秀,这么凶悍着实不好。都已经嫁做人妇了,就应该老老实实的,以夫为天,百依百顺才是。”

    目光四处转转,看到房间里火红的一切,还有床头挂着的大红的喜服,一切的一切,都显得喜气洋洋。他嘴角的笑意变得更为邪肆。

    “洞房花烛夜,若是就这么浪费了,未免可惜。而且,这么漂亮的女人躺在自己身边,只有那个傻子才不会想到要去碰一碰。”

    低声喃喃说着,他便伸出手,慢慢揭开女人衣襟上的盘扣。

    盘扣解开两颗,露出大片雪白滑腻的肌肤,细致的锁骨近在眼前,男人眼跃上两抹细小的火苗。正欲继续,一只素手抓上他想要拉开她衣襟的手掌,冷冷的低喝在耳边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醒了?”手掌微僵,盯在她胸口直看的双眸缓缓上移,对上女人阴沉的眼,男人笑了,轻声道。

    将他的手从自己胸口抓起,扔回他那边去,女人坐起身,拢好衣服,冷冷看着他,低声问:“大晚上的,你不睡觉,又动手动脚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夫人,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,大好的时光,我们不做点什么,似乎对不起列祖列宗啊!”笑看着她,男人低声软绵绵的道。

    女人冷眼看他:“不是你一开始就畏畏缩缩,生怕我占了你的便宜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怕了。”男人道,笑嘻嘻的躺倒在床,四肢大张,“夫人,来吧!随便你想怎么对我,为夫一定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心觉得有些不对劲,女人看看他,面色渐渐冷凝下来,沉声低叫,“你不是他!”

    “夫人何出此言?”眉梢一挑,男人笑问。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