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殿下,这一团黑色是什么?

类别:历史军事       作者:黑店大掌柜     书名:我绝不当皇帝
    最终,吕布和朱由校友好的,和谐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朱由校在旁边刻着字,吕布在一旁趴在地上抄着书,两边看起来十分的和谐,只有吕布嘴里不断的念叨着:“君子动口不动,君子动口不动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!”

    吕布的两个黑眼圈,绝对不是被人打出来的,只是因为吕布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造成的,而朱由校拳头酸也不是打吕布打的,只是因为刚才一不小心拳头碰到了什么硬物。

    余志乾则在一旁不断的思考着,如何能够改进这个印刷术,按理说这么简单,古人不会研究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万,你知道印刷术吗?”

    沈万思索了一会,点了点头:“殿下,知道一点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为什么这些匠人想不到将这些字拆分掉,接着重新组装一下,不就可以重复使用了?”余志乾一边说着,一边随意打打开了老送给自己的一本书。

    古代书是什么样子的?大部分书里是有一团墨的,就是那种写错了字,然后在上面画了一个x,就和我们小时候找到错别字用的修改字一样的鬼画符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都是一一的,一个字错误,就要重新雕刻一,成本太高,所以不得不直接画个叉重新雕刻,这样的书印刷出来卖的价格会便宜点,即使这样,书的价格也十分的高昂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些工匠肯定不如您,您光明伟岸,聪明智,整个……”

    沈万随口夸了余志乾一连串的马屁,别的不说,就说沈万最近拍马屁的功夫越来越进步,余志乾听着心十分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行了,万,去给准备点吃食,大家也都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喏!”工匠的速度很快,大概半个时辰左右,就完成了余志乾任务,将一个个小小的字块送到了余志乾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!”

    余志乾有些满意的看着这些小字,还真别说,古代这群工匠的艺,还真没话说,虽然没有使用太过于紧密的仪器,但是刻出来的字几乎大小一致。

    “朱由校,你在找个几块小木板,大致可以卡进两侧之,没有问题吧!”

    朱由校用指稍微的丈量一下点了点头:“殿下,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立刻将边上一块边角料给拿了起来,下五除二,迅速的刨出了几个很小的木板递给了余志乾。

    余志乾试用了一下,正正好好可以卡进这些字的边缘位置,只不过稍微有些宽,但是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“来,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!”

    余志乾一边说着,将排列好的字倒过来粘上墨水,接着等墨水稍微干了一会之后,拿到一张纸上,虽然还是有墨水滴落,但是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!”

    余志乾深吸一口,将这些字按在了纸上,大约过了有十几秒之后,余志乾缓缓的抬起,露出下面的字迹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“ ̄□ ̄||”

    一群人看着纸上的字,陷入了沉思,所有人都没有认出上面的字是什么,黑乎乎的一团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木?”

    “殿下,松木!”

    “松木啊,松木不适合,换下一种木头!”

    余志乾摆了摆,盯着纸上一团团的内容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解释,应该不是自己问题,而是这个木头不行,换一种木头就会好很多,一定是这样的,失败是成功之母,下一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!

    “殿下,印刷一般使用的是硬木,而且木头需要经过处理,需要进入火窖之炙烤,将木头里的水分给……”

    朱由校看出了余志乾的尴尬,低声的在余志乾耳边提醒着余志乾。

    “这么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殿下,很多时候印刷的雕会在过水的时候会开裂,需要重新雕刻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,这么复杂吗?一般雕刻使用的木头是什么木头?”

    “殿下一般都用的是榆木!”

    “榆木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榆木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志乾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:“那有什么硬木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,红木还有花梨木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是想要多试验几种木头,嗯,这样,沈万,你带着朱由校去搞点木头来,然后朱由校,这些事情交给你了,雕刻好,过完火之后,再送上来!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!”

    “那殿下我呢?”

    吕布有些迷茫的抬起头,抄书抄的他头昏脑涨,还有点酸,他发现自己跟了太子之后,好像就没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继续抄,这里还有几本书,这两天给抄完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去忙吧!”

    余志乾说完之后,回到自己的书房之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自己还真的是太天真了,一开始以为古人脑袋不会转弯,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,等自己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,印刷术之还是有很多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木头都可以作为雕刻,间还有很多的弯弯绕绕,比如刚才朱由校说的,余志乾以前就不知道,以为印刷术就是在木头上雕上字,然后加上墨水就可以!

    “哎,我一个现代人,怎么比古代人还蠢,传出去的话,我可能要被人笑死!”

    余志乾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,自己好像还真的有点一事无成的样子,穿越到现在,就没有取得任何的成功,好像做任何事情都是失败的!开个自助餐差一点将自己的底裤都亏没了,现在搞印刷术,估计也要贴出去不少钱!

    “这也太难了吧!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,为什么,我特么的想回现代,我怀念百度,谷歌,uc!”

    余志乾双眼无神的盯着房顶,为什么,为什么别的穿越者可以那么轻松的研究出这个东西,搞出那个东西,到了自己这里就变得如此艰难?知觉告诉余志乾,这一次自己可能也会失败,没有原因,就是一种知觉!

    “殿下,皇后口谕,让您入宫!”

    就在余志乾发呆怀疑人生的时候,一名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余志乾听见之后,眉头一皱,自己老娘找自己?

    自己老娘,余志乾的印象还是可以的,余志乾发誓,自己以前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如此雍容华贵的女人,余志乾在她面前,说话都不敢大声,余志乾敢和自己便宜老爹油嘴滑舌,但是在皇后面前,基本上说什么是什么,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“谁传的?”

    “是宫身边一名侍女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马上就去!”

    余志乾不知道自己的老妈为什么找自己,不过也不敢怠慢,换了一身衣服之后,急匆匆的向着宫赶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来的人是自己老妈身旁的贴身侍女,名字余志乾不知道,只知道叫做桃红,很俗的名字,但却是是自己母后身旁的红人,基本上每一次自己拜见母后,她都在旁边候着。

    “嗯,带路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路无话,余志乾也没打算从桃红的嘴里问出什么东西,能在宫混的不错的人,嘴巴都很严实,这是宫生存守则最重要的一条。

    跟着桃红入宫之后,绕了半圈,来到太液池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之,这里种着成片的牡丹,牡丹也是自己幕后最爱的花,余志乾知道自己母后的一个习惯,每天都会来赏花。

    “母后!”

    见到皇后之后,余志乾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,没有任何的失礼,低着脑袋,等待自己母后下懿旨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,乾儿!”

    “是,母后!”

    余志乾走到身旁坐了下来,心有些忐忑,是不是自己做出了什么事情,被自己老妈知道了?

    仔细的思索了一会之后,余志乾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,最近也算是老实。

    “乾儿,我听说你将武珝打入冷宫了?”

    “武珝?”

    余志乾愣了一下,立刻反应过来了,自己的太子妃被打入了冷宫,原来自己的太子妃叫做武珝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母后,确有其事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皇后轻轻的转过头,看了一眼余志乾。

    “母后,武珝,武珝,武珝太胖了!”

    余志乾憋了半天,还是说出了理由,确实是因为太胖了,百斤啊,疯了啊,余志乾担心自己会被压死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皇后瞪了余志乾一眼。

    余志乾被吓了一跳,自己的老妈,平时可是端庄淑雅,温柔大方,怎么突然的对自己发如此大的火。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上次骑马摔伤,将脑子也摔坏了,你可知道武珝为何那么胖?”

    余志乾愣了一下,自己还真的不记得以前很多事情,难道还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“母后,儿臣,儿臣,好像不记得了!”

    母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盯着余志乾,确定余志乾没有说谎之后,缓缓的开口:“乾儿,你还记得你十八岁那一年,不慎落水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余志乾脑海之,依旧没有任何的印象,带着有些不理解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母后。

    只见余志乾的老妈轻轻的拿起茶杯,轻轻喝了一口,接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